中共广元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中心)
中共广元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中心) >> 首页 >> 信息内容
建国以来地震救灾参与主体的演变与发展简述
时间:2009/12/8

                             谢正臣

 

[内容摘要]   我国的地震不但在世界上最多,而且最大。建国以来,我国发生过多次强烈地震,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了重大损失。改革开放前,我国地震救灾主体主要是政府、军队、人民群众,“二元”特征十分明显。改革开放后,特别是在汶川地震救灾中,救灾参与主体除政府、军队和人民群众,还有社会组织(非政府组织、营利组织)、外国政府和国际组织,呈明显的“多元”特征。多元救灾主体的参与使地震救灾更加科学、及时、有效。这得益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保障、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改革开放30年来的经济快速发展基础和中华儿女自强不息、友爱互助的民族精神,对外开放也为地震救灾提供了经验借鉴保障。

关键词:地震救灾  二元  多元  科学救灾

 

一、建国以来我国地震灾害概述

(一)我国地震灾害概况

全球每年要发生500 万次地震,绝大多数是人们感觉不到的小地震,大地震相对较少,其中6 级以上强震每年发生10—200 次;7 级以上大震平均每年18次,达到8 级或8 级以上的巨大地震每年平均1—2 [1][1]。地球上的地震灾害绝大部分来自大陆地震。根据20世纪的地震灾害统计,大陆地震所造成的地震灾害占全球地震灾害的85%。我国是大陆地震最多的国家。根据20世纪有仪器记录资料的统计,我国占全球大陆地震的33%。我国平均每年发生305级以上地震,66级以上强震,17级以上大震。我国不仅地震频次高,而且地震强度极大。根据日本地震学家阿部胜征研究,20世纪全球发生的震级大于等于8.5级以上的特别巨大地震共3次,即1920年中国宁夏海原8.6 级、1950年中国西藏察隅8.6级和1960年智利南方省8.5级地震。因为我国地震分布广泛(除浙江和贵州两省之外,其他省均有6 级以上强震发生)、震源很浅(一般只有10—20km),加之我国人口稠密、建筑物抗震能力低,历次地震灾害都造成了惨重损失。20世纪全球因地震死亡110万人,我国就占55万人之多,为全球的一半。粗略地说,我国国土面积占全球的1/14,人口占1/4 ,地震占1/3 ,地震灾害占1/2。从我国国内自然灾害看,在地震灾害、气象灾害、海洋灾害、地质灾害、农作物生物灾害、林业灾害等各大灾种中,据建国以来50多年年的资料统计,地震灾害占各种自然灾害人口死亡的54%,为群害之首[2][2]

(二)建国以来国内部分地震灾情概况

1.1950年察隅地震。195081522934秒,西藏察隅县(北纬28.5度,东经96.0度)发生8.5级地震。震中烈度12度。强震使世界各国地震记录仪纷纷出格,美国科学家认为地震发生在日本,而日本科学家认为地震发生在美国。地震致近4000人死亡;喜马拉雅山几十万平方公里大地瞬间面目全非,雅鲁藏布江在山崩中被截成四段。地震使整个雅鲁藏布江河湾地区和米林、林芝等27个县,以及印度境内阿萨姆邦的迪布加尔、萨地亚等被卷入这场灾难。破坏范围西南到西藏洛扎、印度西隆,东北抵西藏井盐、丁青间,长约800公里,宽约500公里,面积40平方公里。有感范围北至青海囊谦,东至四川巴塘、白玉、甘孜,南至缅甸的仰光,西至印度的勤克瑙,最远有感距离1200—1300公里[3][3]

2.1966年河北邢台地震。1966322161946秒,河北邢台(北纬3732分,东经11503分)发生7.2级地震 5000余人死亡38000伤,经济损失10亿元[4][4]

3.1970年云南通海地震。1970151034秒,云南通海(北纬24.0度,东经102.7度)发生7.7级地震15621人死亡32431人伤残建国后1954年长江大水后第二个死亡万人以上的重灾[5][5]

4.1973四川炉霍地震。197326,四川炉霍发生7.6级地震,2175人死亡、 2756人受伤;房屋倒塌1.57万幢,破坏2867幢,损失牲畜40427头、粮食201万公斤。地震还造成一些公路桥梁破坏和电讯线路破坏,使通讯中断[6][6]

5.1976年河北唐山地震。1976728342542秒,河北唐山(震中纬度39.4度,东经118.0度)发生7.8级大地震。地震导致242769人死亡,164851人重伤,轻伤者不计其数,一座重工业城市毁于一旦,直接经济损失100亿元以上,为20世纪世界人员伤亡最大的地震[7][7] 

6.1988年云南澜沧、耿马地震。1988116,云南澜沧、耿马发生7.6/7.2级地震,导致743人死亡,波及云南澜沧、耿马县[8][8]

7.1996年云南丽江地震。199623,云南丽江发生7.0级地震100万人受灾,其中重灾30多万伤亡1.4万多人,其中死亡245人;房屋倒塌约34万多间,损坏48.9万多间;损失粮食3000多万公斤[9][9]

8.2001昆仑山地震。20011114,青藏高原昆仑山口西发生8.1级地震,这是1950815西藏察隅8.6级大地震后发生在我国大陆震级最大的地震。地震发生在青藏高原北部可可西里无人区,巨大的地震能量使昆仑山南麓形成了一条长达400多公里的地震地表破裂带,地表严重变形带的宽度从数十米至数千米不等[10][10]

9.2008年新疆#


 


1-2)ZO.和田地震。2008321633分,新疆和田(北纬35.6,东经81.6)发生7.3级地震,并在5天内陆续发生85.0级以上余震,最大余震6.4级,直接经济损失2亿元[11][11]

10.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20085121428分,四川汶川发生8.0级地震四川、甘肃、陕西等10个省区市417个县(市、区)4667个乡()48810个村庄受灾。灾区总面积约50万平方公里,其中极重灾区、重灾区面积13万平方公里。受灾群众4625万多人,69227人遇难、17923人失踪,转移安置1510万受灾群众;房屋大量倒塌损坏,基础设施大面积损毁,工农业生产遭受重大损失,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直接经济损失8451亿多元,引发的崩塌、滑坡、泥石流、堰塞湖等次生灾害举世罕见[12][12]

二、改革开放前我国地震救灾参与主体及形式

(一)邢台地震救灾主体概况

1.各级党委政府和部门。地震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极为关切和重视,以周恩来总理为主要决策者的国务院是救灾管理工作的最高行政领导机关,同时也是最高救灾指挥机构。周恩来总理三次亲临灾区,察看灾情,慰问群众,部署救灾工作。国务院通过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和部署了救灾总体应对决策,统一领导全部抗震救灾工作。各有关部门按照国务院统一的决策和自身的职能分工负责,密切配合,组织完成各项救灾工作。内务部、卫生部、商业部、粮食部、供销总社部署了慰问、医药、粮食和其他救灾物资的调集和支援工作;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地质部、教育部组织科研人员对地震进行科学考察;农业部、国家建委、军委工程兵、力学工程所负责房屋抗震设计和村庄规划;铁道部、水利电力部、工交办公室负责对震区全面检查和制定防震方案。各有关部门或设立了临时的抗震办公室,或由某一领导专职负责,或成立救灾队,较好地起到了协同救灾的职能作用。省、地、县、乡四级地方政府,按照上级指导下级、下级服从上级的行政原则,对本行政区域内救灾工作所需的人力、物力、财力施行统一调动,负责组织和指挥本行政区域的救灾工作[13][13]。河北省成立了救灾指挥部,负责6个受灾地区救灾工作的指导、调度和后勤保障工作。邢台地区成立党政军总指挥部,整合全部救灾资源与救灾力量,指导全区具体的救灾工作。石家庄等轻灾区也设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各县均设立了抗震救灾指挥部。

2.军队。地震发生后,解放军总政参谋部立即通知震区附近驻军赶赴震区,参加救灾工作。据不完全统计,参加救灾的达100多个单位、36674人,其中解放军官兵24411人、医务人员7095人,汽车881辆,飞机38架。如此大规模调动部队参加抗震救灾,这是建国后的首次。

3.人民群众。邢台地区5个重灾县之外的其他轻灾县都派出了抢险、医疗等救灾工作队,邢台地区附近的兄弟地市也派出了以医疗人员为主的救援。灾民虽是受救助的对象,但同时也成为了救灾活动的主体。紧急抢救阶段时,灾民既抢救其他灾民,减轻人员伤亡,又抢救物资,降低经济损失。灾后恢复阶段,灾区群众通过发展生产逐步实现重建家园。其他未受灾地区的群众有组织地参加对灾区的救援。

()唐山地震抗震救灾参与主体概况

1.各级党委政府和部门。地震发生后,党中央、国务院极为关注,党中央和国务院迅速建立抗震救灾指挥部,省、地、市分别建立了救灾指挥部,统一领导抗震救灾工作。各级各部门有序开展抢险救灾工作。石家庄、唐山、秦皇岛等地报务、机务机构共同努力恢复与外界和灾取内的无线通讯、直达长途电话和电报、电话、邮路。铁道部、铁道兵抗震救灾联合指挥部先后从12个铁路局、6个工程局和铁道兵3个师、一个舟桥团等28个单位调来42000多人,组成抢修大军,接通京山、通坨两线;交通部公路、桥梁办公室负责指挥抢修公路,先后派出4500余人负责维修、加固各重点桥梁,恢复了北京、天津至唐山的交通。水电部北京电业管理局抗震抢修前线指挥部组织唐山和来自东北各地及省内石家庄、邢台、张家口、承德、保定、秦皇岛等地的电力抢修队伍4000多人抢修发电、供电设备,恢复电力供应。中央抗震救灾指挥部从各地抽调人员组成大批防疫队派往灾区,并调入大批用于防疫和检疫的药品与器械。

2.军队。地震发生后,在国家抗震救灾指挥部的统一指挥下,解放军各部队出动近15万人,展开了规模空前的紧张救灾工作,及时控制了灾情,减少了伤亡。全国13个省区市和解放军、铁路系统的2万多名医务人员,组成近300个医疗队、防疫队。空运重伤员到外省市治疗,共动用飞机474架次,直升机90架次;共开出159个卫生专列。在过渡安置中,解放军每天投入6万兵力为群众盖简易房。

3.人民群众。地震发生后,当地群众积极开展自救和互救。据有关统计和分析, 震后受灾群众通过及时自救互救脱险45万人。全国各地也火速派人星夜赶赴唐山参与救助伤员。震后急待救治的伤员总数达60多万人,震后六天内除河北省组织13个医疗队3500余名医务人员赶赴唐山外,上海、山西等11个省市共派出138个医疗队、10400余名医务人员。在过渡安置中,受灾群众从废墟中捡拾旧砖乱石,扒挖门窗木料,就近取来黄土和泥,盖起了第一批简易房。全市各大厂矿企业职工、解放军、街道居民组成的“三结合”建房专业队,每天约投入10万余人。各县最多时组织建房专业队27000多个,参加建房的劳力达9.7万余人。

(三)改革开放前地震救灾参与主体特点

改革开放前地震救灾参与主体特点主要有两个:(1)决策指挥权集中统一。邢台地震和唐山地震抗震救灾的管理机制是以建国后高度集中的政治体制与经济体制为基础的,具有决策指挥权集中统一、决策执行力高效贯彻等特征。这种管理机制一直指导着我国六七十年代的各类救灾事业,它的有效运行保证了我国在暂时动荡的政治环境下能成功地抵御重大自然灾害。(2)参与主体具有“二元”特征。从邢台地震和唐山地震两次大地震抗震救灾参与主体可以看出,在改革开放前,我国各地地震灾害中救灾主体主要是政府、军队和群众,“二元”参与特征十分明显。这与当时的经济发展水平、科学技术条件、对外交流程度、民间财富积累相适应。(3)“合作救灾”贯穿始终。建国以来历次大地震的抢险救灾、过渡安置和灾后重建各阶段中,“合作救灾”贯穿始终,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抗击地震灾害的特色。

三、汶川地震救灾中参与主体及形式特点

(一)汶川地震救灾参与主体概况

1.各级党委政府和部门。地震发生一个小时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即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尽快抢救伤员,保证灾区人民群众生命安全。两个小时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带领有关部委领导飞赴灾区。当晚1140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地震灾区都江堰市临时搭起的帐篷内召开国务院抗震救灾指挥部会议,研究部署抗震救灾工作。当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会议,全面部署抗震救灾工作,决定成立抗震救灾总指挥部,并设立救援组、预报监测组、医疗卫生组、生活安置组、基础设施组、生产恢复组、治安组、宣传组等8个抗震救灾工作组。国务院各部门在全国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统一领导下,团结协作有序投入抗震救灾。中国地震局启动应急预案一级响应并派出第一批216人现场应急工作队和紧急救援队奔赴灾区卫生部派出10余支卫生应急队伍赴灾区开展救援。公安部要求各地全警动员、全力以赴投入抗震抢险救灾。中央组织部紧急动员共产党员积极投入抗震救灾。民政部紧急调拨5000顶帐篷支援灾区组成救灾工作组赴灾区指导。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调拨价值78万余元的救灾物资。中华全国总工会向灾区紧急拨款100万元救灾慰问金商务部立即着手落实应急救灾物资货源。中国人民银行对财政、民政等部门拨付(划)的救灾款项随到随办。工业和信息化部要求运营商各分公司派出应急通信车赶往灾区,能够紧急调拨卫星电话等通信设施。国家防总、水利部派出5个工作组紧急赶赴灾区监测和巡查水利工程。交通运输部组织各地抢修毁损公路,确保物资畅通,水路应急指挥中心安排排查和检测航电枢纽受损情况。铁道部确保铁路运输安全畅通,为灾区抗震救灾提供可靠的运力保证。民航局组成应急救灾小组前往灾区协助抗灾救灾。国家电网公司紧急启动应急机制,四川省电力公司所属各单位全力协助,尽最大可能保证电网安全运行。电监会要求有关电力单位进入一级应急状态,启动相应预案,尽快恢复灾区正常电力供应。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作组各成员单位抓紧摸清电力、运输、水库等重要基础设施的损毁情况,全力以赴保障煤电油运和药品等重要救灾物资的供应,迅速抢修基础设施,尽快恢复通路、通电、通信和供水。安监总局要求安全监管监察部门立即启动安全生产的应急预案,加大对重大危险源监控的力度。环境保护部立即启动核与辐射及水污染防治应急预案并派员赴灾区指导。国土资源部要求相关省特别是四川省国土资源部门派出专家组赶往地震灾区,组织开展地震次生地质灾害应急调查、灾民集中搬迁点应急地质灾害危险性评估等。农业部派出专家指导组赴川指导重大动物疫病防控工作。质检总局加强食品安全等安全检查,防止发生安全事故。国家旅游局要求立即停止组团前往和途经地震灾区旅游教育部要求各受灾地区教育系统迅速组织力量,首先自救、互救,要把中小学校和幼儿园作为重点。中国气象局启动地震灾害气象服务级应急响应命令,实行24小时主要负责人领班制度。外交部紧急启动应对地震灾情涉外工作应急机制,及时处理有关涉外工作。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安排灾区台办全力救助受伤受困台湾同胞[14][14]。灾区各级党委政府,均成立抗震救灾指挥部,把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全力做好被困群众和受伤群众的救治工作,安排好受灾群众生活,全力组织恢复受损的基础设施,抓紧通水、通电、通路,保证通信畅通,保证重要基础设施和水库大坝、铁路、涵洞安全,保证社会秩序的正常。

2.军警部队。地震发生后,军队系统按预案启动了灾区内外军外参与抗震救灾活动的程序。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共紧急出动13万官兵参与四川抗震救灾;出动的部队来自成都、济南、兰州、北京、广州军区,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和武警等大单位,涉及海军陆战队、空降十五军、各大军区特种兵大队等20余个兵种。从512下午1428分地震发生后到13630分,不到一天时间,解放军和武警部分投入抗震救灾的兵力达16760人,其中解放军11760人,武警5000人。解放军在13日将11420官兵空运到成都附近,创下解放军军史和中国航空史上单日出动飞机最多、飞行架次最多、投送兵力最多的航空输送行动纪录。513济南军区、成都军区和空军向灾区紧急增援34000多人,采取空中、铁路和机械化机动方式,多路向灾区开进[15][15]

3.社会组织。地震发生后,全国广大社会组织“响应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抗震救灾的号召,积极投入到抗震救灾工作中去”[16][16],成为政府抗震救灾与灾后恢复重建的有力助手和补充力量。据统计,仅四川就有6000多个社会组织直接或者间接参与抗震救灾工作。其中,300多个社会组织在第一时间组织突击队深入灾区抢救生命、救治伤员、转移安置受灾群众12万余人,向灾区运送价值16.6亿元的救灾物资;有2456个社会组织发动157948名志愿者直接参与抗震救灾;有5600多个社会组织向本组织发出向灾区募捐的倡议,共向灾区捐赠现金26.2亿元,捐赠物资价值16.6亿元[17][17]

4.受灾群众和社会公众。地震发生后,四川、甘肃、陕西、重庆4省市灾区的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冒着余震不断的危险,在救援人员到达之前,就开始奋力生命自救财产自救生产自救。灾区广大党员和人民群众不怕苦不怕死,不等不靠,忍着伤痛,忍着失去亲人的痛苦,冒着余震不断的危险,在救援人员到达之前,快速自救。大批基层领导干部和公务员舍弃亲情,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维护和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力图把灾害损失减少到最低点。举国上下团结一致、同仇敌忾、众志成城。20多万志愿者从四面八方赶赴灾区参加抗震救灾。国内外地震专业救援队5200多人,奔赴灾区,争分夺秒,展开史无前例的生死大营救。

5.外国政府及国际组织。危难时刻,国际社会纷纷伸出援手。160多个国家的政府、团体和个人以及多个国际组织通过各种途径向我国提供了大量资金物资援助,一些国家派出了救援队和医疗队奔赴灾区开展救治。515上午,我国政府正式向日本政府发出了派遣国际救助队的邀请。16日上午日本政府派遣的首批31名专业救援人员抵达距成都400公里的青川县关中镇,开始了地震救灾行动。随后,俄罗斯、韩国、新加坡等国也纷纷派遣专业救援队赶赴地震灾区协助救援。237人的国际救援队伍不仅具备在国内外进行地震救灾工作的丰富经验,同时,还携带着搜救犬和专业搜救设备。俄罗斯、日本等国的国际医疗队也先后抵达四川参与救治伤员。香港同胞、澳门同胞、台湾同胞、海外华侨华人和国际社会踊跃捐钱捐物,捐赠款物总计467亿多元人民币汇。

(二)汶川地震救灾参与主体特点

与改革开放前历次地震救灾相比,汶川抗震救灾不仅具有统一指挥、合作救灾等特点,还具有以下特点:(1)参与主体多元化。除中央和各级党委政府及部门、军队和社会公众外,各类社会组织(NGO、营利组织)、外国政府和各类国际组织、华人华侨组织等也通过多种渠道参与到抗震救灾。(2)救灾的物质和技术条件明显改善。政府、群众和社会组织救灾能力大大提高,各种先进的高科技工具和技术、专业设备和专业搜救犬等大量运用在救灾中。(3)各参与主体合作救灾形式更加丰富。政府之间、政府与社会组织、政府与群众、社会组织之间、群众之间等均有丰富的合作救灾模式。在灾后重建中还建立了省级对口援建的形式。

四、建国以来地震抢险救灾参与主体演变与发展的几点启示

2008108,胡锦涛总书记在全国抗震救灾总结表彰大会总结了汶川地震抗震救灾的三个历史之最:是中国历史上救援速度最快、动员范围最广、投入力量最大的抗震救灾斗争,最大限度地挽救了受灾群众生命,最大限度地减低了灾害造成的损失[18][18]。综观建国以来地震救灾主体的演变与发展,呈现出的最大特点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救灾主体由“二元”演变发展为“多元”,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集中体现,也是我国改革开放30年经济快速发展的集中体现。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集中力量、举国救灾的坚实制度保障

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中国的国家制度,确保了人民当家作主,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确保了各族人民的大团结,具有把13亿中国人凝聚起来的巨大力量,最大限度地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在建国以来历次抗震救灾斗争中,从中央到地方政令畅通、步调一致。党和政府心系灾区人民,党和国家领导人在第一时间赶赴灾区现场,亲自部署指挥救灾;各级党委政府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不惜一切代价,只要有一线希望,就尽最大努力抢救人的生命,最大限度减少了人员伤亡。在汶川地震抗震救灾中,国家用最短时间调集数十万解放军、武警部队、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和特警、民兵预备役、医疗卫生人员和地震专业救援人员,奔赴灾区,开展营救。只有在社会主义新中国,才会有全国一盘棋,举全国之力,集中力量办大事办急事。这是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一个重要体现[19][19]

(二)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万众一心、快速救灾的坚强领导保障

建国以来历次地震救灾都是举国救灾、行动迅速、救援有力,充分展示了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体现了卓越的执政能力和各级党政组织同样卓越迅速的执行力。地震发生后,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有力出力、有钱出钱,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快速救援,快速大规模源源不断投入人力物力财力。各项抗震救灾措施,都体现了党和政府对生命的珍视和关爱、对人权的尊重和保护。做到这些,完全取决于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特别是抗击汶川大地震,是在改革开放30年快速发展打下的雄厚物质技术基础上进行的。30年快速持续发展,中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体制转轨深入推进,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公众的私人财富和政府的财政收入均有了极为显著的增加,这完全归功于党的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归功于党领导人民30年如一日,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组织震不垮,灾区党旗红。在地震救灾中,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把执政能力化作有效组织、凝聚人心、周密部署、切实保障的具体行动,不怕牺牲、不畏艰险、冲在一线的拼搏精神,让灾区群众看到了信心、感受到了希望,增加了强大动力、增添了巨大的精神力量。

    (三)经济快速发展是多元参与、科学救灾的坚实经济基础

在任何国家、任何地区,巨大的物质财富是救灾特别是抗震救灾的首要前提。在建国以来历次地震的救援中,党和政府不仅反应十分迅速,动员的人力、物力、财力也非常大。特别是汶川地震救灾中投入巨大前所未有的,社会各界和世界各国的捐助也是巨大的。这首先得益于改革开放所创造的巨大社会财富,也得益于改革开放所创造的开放式国际环境。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经济以平均9.8%以上(接近世界平均增速3倍)的增速持续快速发展,2007GDP总额达3.4万亿美元,接近第三位的德国居世界第四位。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新的社会阶层不断涌现,民间财富大幅度增长,企业和公民等微观经济主体依据市场机制来配置资源的能力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使得各类社会组织和社会公众能够成为地震救灾的重要力量。改革开放30年来,我国抵御和战胜各种风险的物质和技术基础也大大增强,为抗震救灾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持。在这次救援中,国家在最短时间内迅速调集了大量的航空设备,空投救灾部队和食物、空运伤员和救灾物资。在抢险救援过程中,卫星电话和卫星遥感、遥测和无人机等现代科技和雷达生命探测仪、声波生命探测仪、光学生命探测仪、红外生命探测仪、液压顶、液压钳、专业切割机等各种专业设备都发挥了重要作用[20][20]

(四)中华儿女自强不息、友爱互助的民族精神是众志成城、团结救灾的强大精神力量

中华民族是有巨大民族凝聚力的国家。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历经磨难而信念愈坚,饱尝艰辛而斗志愈强,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在建国以来各次惊心动魄的抗震救灾斗争中,中华民族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畏艰险、百折不挠,经受住了严峻考验,伟大的民族精神得到发扬光大。特别是在汶川地震灾难发生之后,全国人民包括海外侨胞在第一时间行动起来,与灾区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团结一致,共抗震灾,共克时艰。抗震救灾验证和升华了中华民族的自信心、向心力和凝聚力,极大地弘扬了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和民族精神,体现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五)对外开放程度空前提高是国际合作、开门救灾的政治经济保障

中国的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既是中国人民抗击自然灾害的壮举,也是国际救灾合作的典范[21][21]。自汶川大地震发生以来,中国迅速开门救灾,开放救灾,在国际上树立了良好的形象。我国作为受灾国,接受国际救援人员参与救灾行动,这在新中国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22][22]接受国际救灾援助既有利于国内救灾和重建,既表明中国重视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借助一切力量减轻灾害对民众利益的损害,也表明了中国积极主动参与国际合作、融入国际社会的开放姿态,有利于中国的国际形象。让国际社会共同参与、共同面对地震救灾,既充分发挥各自的优势和专长,又通过在中国救灾来积累经验。

打印本篇文章    关闭窗口

 

中共广元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中心)

联系电话:0839-3224685  地址: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新民街266号3楼
中共广元市委党史研究室(市地方志编纂中心)主办 备案序号:蜀ICP备12018805号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的软件、1024*768以上显示模式浏览此网站,将获得较好的效果!